北京大学山鹰社官网
网站导航

电话:13793958561

Q Q:65146988

QQ群:8014569

欢迎爱好户外旅游的爱好者入群交流,群内定期举行户外活动!

协会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协会动态 >
凌宗? - 跟着花开去旅行【赞那度分享】
日期:2017-08-24  作者:通讯员  来源:未知

2017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14站已经圆满结束!本期环球君将为大家带来演讲嘉宾凌宗?:精彩演讲实录!

主 题 演 讲

凌 宗 ?


我有了一个名词形容现在在花艺的路上,新的东方花艺,很多人问我凌老师你的花艺跟西方有点不同,跟日式也有点差异性,那你到底是什么风格?所以我想要了解一下花艺有什么风格?


其实那时候我一下子说不出来我是什么风格,第一,我并没有追寻所谓的风格往前走。如果你心中有一个明显的追寻对象时,你就知道你是谁了,最奇特的是人是大自然的部分,大自然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大自然到底在追着什么风格,东方的花草是因为知道自己是东方的,所以可以长出自己的样子。

我们刻意地告诉自己我们是东方的面孔,其实不然,是因为这个地球上就把所有的万物因地理的环境,因环境气候的因素,因文化、血液及基因的方式造就了我们与别人的与众不同。所以我们不用刻意地告诉人家我们是哪个风格、哪个类型,花艺也是。

美 背 后 的 意 义

12年前我第一次来到杭州,那时候在所有的酒店项目的案例里面。其实我是一个理工男,所以我对很多美的事情都会去思考背后真正的意义是什么,现在所有的所谓的美学是不是都被大量的外来文化影响了自己,我们的穿着,搭的车子,我们所在的宴会厅都是,这些的宴会模式都是西方来的。

我在想,到底东方是什么,直到我看到了富春山居成型出现时。我发现它背后还是一个西方的系统,它是比利时的建筑设计室设计的东方建筑物,那时候的我就以一个很好奇的心态,为什么老外可以将东方描述得这么纯粹,而且这么有美学的观念?所以我当时震惊了,原来风格与画面,不是美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而是你是否可以看到不一样的文化下有没有你看见的那个美存在着。

作为一个国际级的建筑师,他能看见东方的美,而我们自己身为一个东方人,我们可能不见得会认为自己的东方的是漂亮的,所以我们在庞大地吸收所谓的外来美学的文化。所以我就开始在想:在这样的空间里,我们如何去传递自己美学工作传递者。

富 春 山 居 项 目

“你可以像画一般地生活在这里”,这就是富春山居。

我当时看到富春山居画面时真的会觉得那是一幅水墨,我小时候觉得水墨好无聊,为什么只有单一的颜色,直到我回到了大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是因为我没有看见东方的这块土地,原来在这块土地上我肉眼看的就是灰蒙蒙的一片是这块土地上的美。

我心中一直妄想着返古的热情的太阳照耀下来的向日葵田。我懂得那个风格不是人刻意制造出来的,而是大自然本身先把你归类出了。

当我在花艺工作的同时,我心想:我到底要急于地表现我的花艺作品,还是我必须先打开我的这一双眼睛?我的花艺作品,要让大家看见你生活周遭的这块土地上,你看见它的美吗?桃花是漂亮的,当它满山遍野开放时,这个美是西方无法复制的。

以 大 自 然 的 方 式 感 受 美

竹子在西方欧洲社会可能就是我们心目中的意大利大理石材一样。卡拉拉是很出名的大理石材的名称,不让我们心中的竹子成为他妄想的东方的主治一样去传递美学,所以我之后就爱上了美学。

当时我的作品就从春天一直开始变化,当桃花开的时候,竹林跟桃花就成为了一个主角,很多人也问我为什么桃跟竹会在一起?是因为我之前看到了,所以我就自然而然地让这些花艺作品在这个空间里做展现。

桃花谢掉以后,或整个酒店每个季节让重新的面貌让大家感受到四季变化时,我下一个面向会从哪儿来?很多人问我说“凌老师你的花艺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我时常说“来自于大自然”,大家一起走出去吧。

在桃花林里我看见大雪把竹子压断了,所以竹子被压破,自己爆裂开了,垂挂在枝头,我发现这个生命力好强大,这不是人为的。我心里在想是否可以向大自然学习,用它的方式去享受一下花草在我手中自由的状态。

竹子与所有的人在工艺上发生了哪些事情?竹编的竹球是酒店里自己的员工,他编得非常紧密,我问他是否可以放松一点,不要这么漂亮,他说我不会编不漂亮的东西,我只会把这个东西编得很扎实很牢靠,而且很漂亮,那我就开始拿着我的笔,就像学生一样在纸上画,他说你画得不漂亮,最后还是编得很漂亮。

最后竹片甩出去的部分是他不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个圆形,大自然的张力就不够,所以就用了竹条。

最后完成时,这些农民工一起来看的时候就说“这个艺术啊”,他就很开心。从这一点里面可以看见,到底我想要传递的,在我心里面花艺不是一个重大的艺术工作者。花艺最重要的是要让花艺进入生活里面,当他进入了生活里面,人们看见的这个美会记得他,不仅仅是记得我。

与 大 自 然 成 为 朋 友

我自己一直很谦卑地告诉我自己,我的灵感和材料来自于大自然,请问一下“大自然跟我回报一些什么事情?”我一直从大自然取得它的能量及材料,大自然跟我要些什么东西回去,而我凭什么自以为是地想要利用它们来成就我自己?我站在大自然眼前,是非常谦卑的没有想要浪费它们而真心地去赞赏它。

我真心地觉得在大自然的眼前,我的技巧一点都不算什么。所以不想要跟它争,我想要跟它成为永远的好朋友,让它看见我会开心,我看见它一样也会开心,这里并没有花艺技巧的存在,只是真心地想要让大家看见它。

美 是 真 实 独 一 无 二 的 状 态

当我在很多的过程里面的创作,我也想要问,如果有一天我来的宾客是世界级的宾客,这些宾客们从全世界远道而来,在中国的这块土地上面要过一次所谓的宴会级的对待,到底我们要用什么样的花艺去呈现给他?

我心想这也是杭州给我的灵感,吃饭的第一道前菜我最爱点的是桂花糖藕,我问过很多朋友,莲藕与荷花到底是不是同一件东西?莲藕开出来的应该是莲花,为什么荷花底下结莲藕,而不是荷藕?

小朋友完全不知道,他根本没有走进这个土地,他没有跟着妈妈去过市场,他根本不知道莲藕开出来的是荷花。所以我就说好,那我们就来试一下,莲藕能否成为一个跟荷花直接相关的花艺作品,所以当下的花艺作品让所有的老外都说我好喜欢。

美是我自以为是把西方最高级的大自然的花材搬在他的眼前,还是拿出一个我真实看见它独一无二的美学状态,直接表达在他的眼中。所以当初的这一场活动让所有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杭 州 富 春 山 居 第 12 年

当东方人自己能够把自己的美学跟有自信开始展演时,请问你的花艺应该朝向哪个方向?你心中的美应该如何学习?所以我不断地在一个地方插花插12年,杭州的四季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就是全世界想要看见的中国吗?这就是我自己成为江南的其中一份子非常骄傲的地方。

在杭州富春山居第12年的冬天里,在枫叶最美,果实最红的时候打造出最美的东方圣诞。圣诞节对我而言是信念信仰上最崇高的一个节庆,我是基督徒,我内心里有很多冲突与矛盾点,我是一个东方人,我向往的神是谁?

大自然的冬天为什么红色和绿色是圣诞的象征?不是西方人告诉我们的,在东方的世界里,在秋天开始的时候莽草就已经告诉我们季节开始在变化了。

冬天的红枫让你知道季节在变化,这时候我才开始思考我是否可以运用同样的材料将所谓的圣诞表达出现?你可以看到那里绑的是稻米,插的是松柏,底下插着红色的果实。在同样的环境里,春天有春天的样子,冬天有冬天的样子,所以在这里不断地产生变化,只做红颜色与绿颜色的表达。

富 春 山 居 的 花 艺 旅 行

我们在杭州富春山居的花艺旅行。杭州真的很美。因为一场因花开的旅行可以让更多的人看见自己这块土地上面自己最有骄傲的部分,并不是人为的因素,是因为整片的绿色的大自然,是净土。如果当你能够自己发现自己这一块土地上面有别人没有的时候,你内心的自豪与骄傲就会油然而生,不需要思考你要跟别人一样,你只需要把自己活得像自己就好。

所以,我说我喜欢这边大自然,不是因为它长得多特别,而是每一块土地上都有它特别的部分,所以人们根本不需要想要学着像别人,你只要把自己做到像自己做好。

可能因为我开始把自己属于东方的大自然搬在奢华大酒店里,就开始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这是顺势而为。其实中国人已经完全地想要表达给世界属于我们自己的样貌,而不只是想要学着模仿别人,过别人的生活模式。

北 京 诺 金 酒 店

两年前,诺金的五星级酒店,HBA设计的,所以这里的艺术品想要达到明代讲究气派有自己文化底蕴的一个酒店文化。

今年的夏天,我用了北方的石榴木,有着几十年甚至百年的历史,这是食物的一种,利用了藜麦自己下垂的状况在酒店与这些艺术碰撞成为另外一种视觉艺术。

在这个酒店里你不在是看到所谓的硬梆梆的艺术作品,而是因为有了大自然之后这个酒店充满了有生命力的生机。

其他空间上我利用了八仙花把东方水墨的苍劲表达出来。所以我一直在想西方的花艺是什么?你可以看见是繁复的,很多项材料,因为他们的大自然真的长得就跟他做出来的东西一样。

很多人问我:我的花艺跟日本像不像?我从来没有去研究过它们,我只会想要让日本人来看我你觉得我跟你哪里不一样。我在这个土地上得到的灵感,我想这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吧。

除了空间内的软装、硬装,花艺占了多大的项目?我可以用树枝去虚拟空间中的张牙舞爪的部分,也可以运用自然的姿态让空间拥有像水墨一样勾勒出来。我想象着在北方的时候冬天所有的枝头上光秃秃的,只有大大的喜鹊巢挂在上面,在春天的时候就用喜鹊巢的概念去重新表达。

我想要把自己东方的意象动作花艺的手法去表达出来,所有的来源是我在大自然里看见的。这是我喜欢的冬天,我想要用中国人自己的冬天的状态去告诉你圣诞节到了,甚至过年的时候都是同一个状态。

很多人问我这一棵山楂树是怎么种出来的?山楂树春天会开粉色的花,冬天的时候会结成山楂果,很多人会很好奇,我告诉他这不是种的,它地下没有土,他发现真的,他以为是山楂树。

哈 尔 滨 敖 簏 谷 雅 酒 店

继续走向我的花开旅行与认识自己的这块土地,接下来是零下32摄氏度在全中国最北方的一个认识哈尔滨,当初这个酒店项目,因为今天的酒店主题,整理出所有酒店的样子。

当我接到这些酒店的工作项目时,这些业主方或设计师看见我在南方做了很多所谓的中国意象新东方的花艺思维,所以他问你能否在哈尔滨做一个像杭州那样般诗意的花艺作品在我的酒店里吗?

是否可以复制杭州的花艺作品给我,我说你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因为我找不到一根竹子,我也找不到那些柳条和葫芦。你在北方就是不可能找出那个葫芦。我告诉他,如果你喜欢我,你应该喜欢我替你量身订作的作品,而不是喜欢我复制出来的作品。

所以我们就决定我们要去全中国最冷的小镇??呼中,我想要去体验一下到底我认为的北方大自然长什么样,所以前进大兴安岭。

我们在这个地方打造了东北,这个酒店来自于敖鲁古雅的主题,这是全中国唯一剩下饲养群鹿的族群,所以它的故事起源在这里。

我们去看雾凇,这些大环境,这些解冻的画面。有人跟我说凌老师,一点绿都没有,你要怎么做花艺?其实这个问题同时也在考验我,所以我们就尽情先玩我梦想中寒冷的世界。

圣诞节为什么是这个树?因为在寒冷的欧洲圣诞节只有这个树,不是它刻意要制造出三角形才讲它是圣诞树。白桦树,东北的样子。

我们过了几天的东北人的生活去感受一下。我问过这个鹿角拿下来装饰是残忍的,还是可能的?后来他说每年都要锯掉的,我在想鹿角是否可以拿来做装饰?但认为这样做不太好,这个枝条是从地上捡来的。

我们自己搭了一个亭子。这个酒店的装饰性的符号应该来自于这一块东北的土地,而不再长得像南方的样子。

我们就运用了同样一个概念在酒店里做出了一个装饰系统,这个酒店里就成为了酒店里很多符号性可以延伸出来的东西。在冬天里运用松柏的枝条以及红色的元素,于是就在这个酒店出现了。

这就是我在东北感受到的不一样的中国,这就是我一直好奇的你心中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风格,因为我觉得中国真的太大太大,所以没有一个人可以用某一个符号或某一个画面去形容全部的中国。

所以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要先认识自己这块土地有无限的可能性。

湖 北 腊 梅 谷

我再跟各位介绍一下我在湖北腊梅谷,这是除了花艺之外走出的另外一条路线庭院,我一直活在山里面。

业主说就喜欢你在大自然的样态,所以你能否可以为我打造一个在大自然的庭院吗?这是在湖北的腊梅谷,它与山直接连接,而且在建筑这个空间时并没有去破坏山林,而是去盖起一幢一幢的房子,它与大自然产生了关系性。

我告诉他不想要运用太多的人工材料和手法去切割这一块园艺。我们在运用大自然石材时基本是整块的方式。

我种的草花和苔藓都来自于山里,并没有用进口的植物,一开始做出来漂亮,但会发现有很多东西活不下去,因为它有水土不服的问题。石头是从河里出来的,苔藓是从田地农民之间慢慢收集出来的。

自然的山壁里用自然的播撒花种的方式,这里长出来的植物跟当地的野地是一样的,这是因为我说服了这个空间环境,让它开始有自己的层次,在春天冬天有变化性。这是一点一点堆的的,青苔就是这样子养成的,这是我自己很喜欢的状态可以实现出来的。

在这样子的庭院表达里,它是不是就像我一样真心地喜欢自然,将自然引进我们的生活周遭里,而不是从书本上去学习外来的美学,所以庭院要去拿日式的庭院重新造出一个日本的庭院样子,我认为在自己的土地上应该不是这样。

阳 朔 花 间 梦 酒 店

因为我种了很多的植物,所以我知道怎么去选择这些植物可以成为我未来花艺上需要用的材料。只要是新的园艺案子、庭院案子时,我告诉那一片种桃花,那片种樱花,全部混杂在一起,所有的材料全部来自于我自己的庭院,我就替业主解开了方向。

阳朔是这么一个朴实的少数民族自治区,这是广西,看见这么多的自然景象,到底这一个酒店,经过建筑师、室内设计是重新的诠释,它的花艺术影响走哪个方向?我们提出了让他们非常头疼的方式,我说我们这个庭院是否可以用野放的方式?其实野放的过程当中有点像工地的废墟,大家有争执性。

当你的阳朔是这么秀美的山水模式呈现时,如何让这个庭院重新产生一个更大的冲突性?尤其是加上建筑师这么利落的建筑环境和空间出现时,这是在阳朔空间的。这是蓖麻,选择了撒草种的方式让蓖麻重新长出来,我们可以看到一年当中它从苗开始长大的状态。

这是阳朔特别的竹子,它跟江南和北方的竹林完全不同,它的杂林,所以竹子的分杈很多,在我们眼中是缺点,不好用,太零乱,但我们重新思考,这就是它的特色,只是我看不见它的美。其实我酝酿了很久,最后还是运用了当地的兰草、青苔以及野花。我们就运用苔藓这些姿态。

这就是我重新运用了竹子分杈的部分,在北方看不到竹子有这么多的分杈,所以就用竹子的分杈再跟广州的热带植物重新穿插在酒吧的空间里,这是野地里长出来的蓖麻状态。

当所有的精致化都足够时,是否可以用大自然的材料重新破解这个空间,让你自以为是它有一个传统的美学文化,在这里有一种狂放和奔放的零乱感,这就是我眼中的广西的样子。

我选择的一些花都是全世界没有人看过的,那是地涌金莲,这是广东热带才有的花种。我们将植物与建筑的空间重新进行碰撞。

花 艺 旅 行 之 日 本

很多人会问我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这块土地?你想要在这块土地上发生很多事情?我会告诉他,当你没有看过世界,你就大声嚷嚷你是世界值得被骄傲的那一部分时,我们就有点太自以为是和井底之蛙的状态。

世界在不断地做交流,我们有一个最大的责任,我们想要做的,我们是否可以借由认识这块土地时,去认识世界其他的地方,让我们的眼光与美学同时做交流。

所以我们可以看见世界,我也想要世界看见我们,于是我带学员去了日本的金泽,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你会发现桃花跟它相比之下是否有进步的空间?这一棵玉兰花大概有80年的时间,那我们的玉兰花只有十年的时间,为什么相差这么长时间?

因为在日本老早就重视生活美学,而我们就仅在这几年的期间大家才开始重视,这是我们相对知道我们自己的问题,所以我就觉得不要自以为是,你要去看世界的人在做什么。

从此之后,我们就开始去展现,在日本我们采下这么多樱花,日本樱花是国花,这是森林局专门种植的樱花,我们不可采,这是违法的,这些是大雪压断的,这时候我们就运用了雪压断的樱花在一个百年的温泉酒店,就带着学生去重新体验,这就是日式。

花 艺 旅 行 之 印 度

透过了这些东西我们会看见原来世界不是只有你眼中想象的那样,所以下一趟旅行我决定去印度,印度的花开在它的市场。所以当你跟我亲自去市场时你会发现原来全世界有好多不同的方式跟花草在打交道,这是印度人卖花的状况。他们卖花不是用来插的,没有梗,这是供佛用的。我想要让大家看见所有的世界美学是来自于当地。

在印度的一个公共历史空间内,那一堂花艺旅行的课,这些学生从来没有上过任何一场花课,你会觉得大家突然凑在一起,只有旅行才认识,大家赶快来分工,好像要集合成很有规律性的强大的部队要共同完成一个作品,那时候印度有八个媒体,中、印、台友好交流的一个花艺之旅,记者已经来看我们要做什么样子。

当时分成八组学员,两个人一组,我们就去市场一个麻袋一个麻袋买自己喜欢的花,这些花是他们自己买来的。那时候我就说,你们用你们心中买来的花草,你们想象你们想要用花朵去铺成一块地毯,这些地毯就像大自然的树状姿态一样产生,你们会跟别人一组交叉到,那你们就良善地跟它互相接触的部分。

最后两个半小时之后,这个作品就在一个没有草稿跟没有人知道最后会长什么样的画面的情况之下完成了。后来我们就跟着学生印度的学员们一起完成这个作品。

花 艺 旅 行 之 法 国

我们在今年去了一趟法国,我想要告诉人家世界上有很多很漂亮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要一起去认识他们,将别人的美带回来,把自己的独特之处表现出来,那我们就会知道世界是有很多的美学在等着我们去发现的。

我们跟着同学们在熏衣草田,我不会把东方刻意种成熏衣草园,那我们就去熏衣草园去认识熏衣草,我们希望外国人可以来这里看我们的稻田及油菜花。

所以,我心里面还有存在着很多可以看见别人美的那一面,而不是我心中只有我自己想要说的事情。所以借由这样的旅行,我们可以看见世界在说什么。


现 场 提 问

Q1:

我是一名建筑师,今天下午让我理解了花艺就是一种很自然的方式,对待我们周边的一些事物,这其实是一种生活,这是花艺创作最高的一种境界。而且这里面有很多中国传统的思想,如道家的思想在里面。我的问题是,这种无为而为,如何在建筑创作当中体现它的在地性?我在杭州跟东北创作同样一个空间,建筑师常常犯的错误是以元素化来体现,或有时候利用材质。我想问在凌老师的角度如何阐述?

凌宗?:

作为一个花艺师我不敢讲对建筑了解多少,如果大家都是一样在做美学表达跟人生活为主的一个模式化,我有几个看法,曾经有想过作为一个建筑师,第一,你真的看得见所谓美这一件事情吗?还是你的美是由你的学术、学校与所谓的世界建筑同业的大师传递出来的观念让你认同,那个是美的?如果你把你的专业拿掉之外,你是一个一般人,你真的能够看见美这件事情吗?你可以把专业拿掉之外,你真的看见美是什么吗?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专业性。如果你能看见美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全世界当有一个建筑专业在身上的人,他又能够看见美这件事情,你想,你的建筑会不会有无限的可能性?你可以创造出来全世界没有人尝试过的美学建筑的可能性,因为你有专业,你能做出你的梦想。那我想,身为一个建筑师,我觉得尤其是东方人,你有责任要让世界看见你的建筑,把你心中的美表达出来。

Q2:

我很喜欢花,我从小就非常热爱大自然,早上会听鸟叫声,观云,就喜欢把阳台的花剪回来插在花瓶里我一直想要学插花,我一看到日本老师插的花还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刚才凌宗?先生讲的那种没有风格,但我一直找不到我想请问一下如何参与到你的花开去旅行的行程里面?

凌宗?:

我曾经学过无数的老师花艺,但看到每个老师的优点,但我没有在一个老师身上得到我心中对于美的完整答案。也就是说,我问老师你教我这个花艺的过程里边,你的美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后来我就想,是不是老师也是从不同的老师身上学到美的传递,其实老师很多观察的书籍、参考的资料,他不怎么想要跟我分享的。

吸引我的是花朵本身,而不是技巧本身,所以我喜欢看见花的漂亮,而不是看见老师把花朵扭曲之后重新再传递另外一种花艺的风格、道或是流派。于是我就重新发现,原来我喜欢的真正的花艺大师,其实他们的美好多都是从大自然学习的。所以我就跟他一起向大自然就好,这是我分享给你的,跟大自然去学习,找到多一点你喜欢的东西,去重新思考,那些人的来源是不是从大自然来的,就可以打通你的疑惑,你是不是一定要跟我去旅行。

...

凤凰号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山鹰社官网
京ICP备06029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