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十七章 黑帮火并(下)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十七章 黑帮火并(下)

时间:2018-07-10 在积水潭医院包扎了伤口,因为子弹是穿透而过,没什么大事,头上也只是皮外伤。宝丁可就惨多了,钢珠打裂了肩枷骨,除了手术,还得住院半个月。等候龙涛去分局做完笔录,回到德外派时,已经过了2:00。
  王刚领着他来到派出所的地下室,指着一个门,「那女的就在里面。」打开门,只见任婧瑶双手上举,铐在一个从屋顶吊下来的铁环上,脚尖垫着才能沾到地,脚踝也铐在一起。
  侯龙涛走进去,从墙上摘下一根长长的黑色电棍。「你……你要干什么?龙涛,放了我吧。」婧瑶惊恐的看着他。这是一间专门给犯人上刑的刑讯室。(笔者话:我进的几个派出所都有这么一间房,全是隔音的,对外当然是不公开的了,也没什么黑暗不黑暗的,每个国家都这样。)
  王刚过来,递给他一根短短的银色「麦克风」,「用这个吧,那黑的才一千伏,这个有八千。」看了看表,「四小时足够了吧?政委7:00就会来,在那之前你得完事。」说完就出去了,把门也撞上了。
  婧瑶已经被吊了快两个小时了,被好几个警察轮流恐吓,王刚还跟她说,她的生死全掌握在侯老闆手中,又加上听到了德外五人的死讯,她开始相信,侯龙涛要想弄死她,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恐惧已经佔据了她的身体。
  身心俱疲的女人脸色苍白,看着眼前一脸阴沈的男人,他越是不说话,她就越是害怕。「龙涛,求你别伤害我,别杀我,我什么也不会说的,真的,求你让我走吧。」婧瑶流下了惊惧的泪水。
  侯龙涛没说话,重重给了她柔软的小肚子一拳,「这是文龙送你的礼物。」「呀啊!」女人惨叫一声,这一拳用上了全力,打的她五脏六府都在翻腾,口水直流。想要弯腰,却弯不下来,只好抬腿,可脚尖一离地,手腕就被身体的重量坠的像要断了一样的疼,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要不要再来一下?」侯龙涛点上烟。「呜……不……不要打我……求求你……呜……你让我做……做什么都行……」从小娇生惯养,都是被男人追,从没被男人打过,再加上本就害怕的要死,这一拳就让婧瑶彻底崩溃了。
  「做什么都行?」侯龙涛把电棍插入女人的领口,向下将她的皮夹克拉开了,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收腰衬衫,胸前两团满涨的突起,和清纯的外表还真是不太相配。
  婧瑶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可却没有一点反抗的勇气,而且侯龙涛一下变成了自己喜欢的那一类男人,和他做爱,在心理上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侯龙涛坐了下来,「你不是看不上我吗?现在就求我操你吧。求的好,我就干你,然后放你走;求的不好,哼,我会用你想都想不到的方法折磨你,直到你断气。」虽说婧瑶不是什么清纯玉女,可也算正经人家的姑娘,要她开口求男人跟自己交媾,一时之间怎么也张不开嘴,只是在那抽泣。
  侯龙涛把电棍的开关推开,一阵「劈哩啪啦」的乱响,「八千伏啊,不知道插进女人的阴道里会有什么效果呢?说不定会把子宫烧焦的,也可能很爽,你说呢?」
  婧瑶一惊,抬起头来,从男人的眼中看出他不是在开玩笑,「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杀了我。」这样的念头一旦在女人的脑中形成,性奴的命运也就算注定了。
  嫩红的嘴唇颤抖了几下,「求……求你和我做爱吧。」「这就算求我了?A片,黄书没看过吗?看来你是想尝尝『电烤小逼』的滋味了。」侯龙涛站了起来。
  「啊!不不,再……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好,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情面上,我就给你三分钟,你想好了该怎么说。要是我听完了还不满意,可就别怪我了。」男人又坐回去,看着表。
  婧瑶努力回想着所有听到过的淫秽话语,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想好了吧。」侯龙涛又点上烟,像一个久候的观众,等待着演出的开始。女人并没有说话,「妈的,你是要考验我的耐心吗?」说着又站了起来。
  「龙涛,求……」「闭嘴,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吗?叫主人。」「主人,求你来操我的贱穴吧,我的穴好痒、好热,主人快用您的大鸡巴来给我解渴吧。我生下来就是为了给主人搞的,无论主人怎么玩弄我,我都心甘情愿,啊!」
  一口气说完了自认是最淫蕩的话,婧瑶已是玉面通红,好像脱力了一样,不住的喘着气。同时也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这么下贱的话我都能说出口,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呢?」淫水不自觉的涌了出来。
  「这还差不多。」侯龙涛走过去,伸手隔着衬衣捏了捏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紧接着,「嘶啦」一声,白色衬衫的上半截被撕破了,露出里面的蓝色胸罩和一片诱人的白嫩肌肤。
  「被几个人上过?」「三个。」女人顺从的回答。「还不算很多嘛,今天我就做你最后一个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只能给我一个人玩,懂了吗?」「是,我明白了。」婧瑶认命似的点着头,以她一个弱女子,是不可能对抗有钱有势的黑帮大哥的。
  「来,先跟老子亲个嘴。」侯龙涛按着女人的后脑,吻住了她的双唇。就在婧瑶感到舌头快被吮断了的时候,衬衫的扣子也全部被解开了,丰满美丽的上身露了出来。侯龙涛将手伸进包裹着美丽乳房的胸罩,揉搓女人温暖柔软的胸膛。
  婧瑶虽是羞辱的泪流满面,却根本连抵抗的心都没有,完全放鬆了,这一来就更能体会到男人对自己乳房有技巧的玩弄,「唔唔」声从口鼻间漏了出来。
  「怎么样?揉的你很爽吧。」侯龙涛离开女人的嘴,一把拉掉她的胸罩,敞开的衣服里面,两个肉感十足的乳房跟着抖动起来,「问你话呢,主人问你,你敢不答?」揪住她肉球上面那两粒娇嫩的红樱桃,狠狠的拧了几下。
  「啊……疼……我什么都听你的……啊……求你不要粗暴……啊……主人揉的我好爽……好快活……」婧瑶的眼泪又涌了出来,赶紧回答了男人的问话。「这才对嘛。」将两颗奶头轮流含在嘴里吸吮了一阵,把女人的裤子解开,连同内裤一起,一口气拉到膝盖下。
  乳头刚被拧的生疼,又被温柔的舔舐,婧瑶正在闭着眼,虽不能说是享受,但也真的很舒服。忽然感到自己的屁股上一阵冰凉,才发觉裤子已被扒掉了,赶忙把两条本就因为被铐住而分不开的匀称的腿紧紧地夹了起来。
  「有必要做这种小动作吗?」侯龙涛两手一抓女人的腿弯,向两边一分,使双腿形成一个像芭蕾舞演员一样的菱形。可这么一拉,高度就减小了,「啊!」婧瑶明显的感到手腕上一紧,但还没感到疼痛,男人就钻入了菱形中,用肩膀扛住她的大腿,两手捏住她的臀肉。
  抬起头,两个人的眼光在两个圆大的乳峰间相遇,「是不是好多了?」「是。」侯龙涛一瞪眼,「主人为你着想,你就这么说吗?」屁股被掐了一下,「啊!谢谢主人。」
  男人不再理她,慢慢的站起身来。一直被吊着的手终于能放下来了,正好变成搂住男人的头,手腕舒服了百倍,婧瑶不禁发出一声解脱般的歎息,可歎息立刻就变成了呻吟,「啊……嗯……主人……嗯……」
  原来侯龙涛已在她娇美的阴唇上「啾啾」的舔了起来。「嗯……好……唔……」女人刚刚感到酥麻的快感,就一下被放了下来,手腕在铐子上一抻,疼入骨髓,「啊……主人……我错了……」痛叫一声之后,赶快道歉。
  「你错了?怎么错了?」侯龙涛退后两步。「我……我不该没经过主人同意就叫出声来。」婧瑶是真的怕这个自己一度没放在眼里的男人,他的每一个反常的动作都能让她感到死亡的威胁。
  她对自己的长像和身体很有自信,在正常情况下,男人的嘴一沾上她的阴唇,怎么也得舔个十来分钟。可侯龙涛却只吻了不到两分钟就离开了,肯定是自己哪惹他不满了,却不知他平时玩的那几个女人都是极品,自己在他眼里也就算个普通美女。
  「很好,有点性奴的样子了。不过我很喜欢女人叫,不声不响的没意思。」侯龙涛抹了一把沾在嘴边的淫液,他并没有生气,只是觉的女人的阴道已经很湿润了,又对她没真正的感情,为她口交就多余了。
  转到她身后,双手轻轻抚摸婧瑶的臀峰,有点爱不释手,「早知道你有个大屁股,没想到这么圆,这么白,这么有弹性,扒了裤子就是不一样。」「谢谢主人夸奖。」婧瑶真的学乖了,同时也为一向引以为傲的丰臀受到讚美而有一丝自豪,更产生利用自己的身体让这个男人听命于己的妄想。
  男人蹲下去,在肥白的臀肉上又亲又舔,阵阵肉香刺激的他淫慾大盛。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温柔可言,狠狠的在雪嫩的屁股上咬了几口,留下排排齿痕。婧瑶的声声痛叫,更是男人暴力潜能的催化剂。
  女人看不见身后的情形,除了痛叫外,也不敢更多的抱怨。啃咬终于停止了,刚刚鬆了一口气,突然感到一个火烫的柱状物挤入大腿间,在自己小穴周围动着。低头一看,男人怒挺的鸡巴正朝自己茂密的耻毛中那迷人的阴户伸去。
  刚想求他温柔一点,肉棒已经狠狠地捅进了紧缩的肉穴。侯龙涛一插入,立刻就是全力的快速抽插,小腹次次都重重的撞击在女人的大屁股上。
  娇嫩的花芯被大龟头狂暴的摧残着,偏偏又是快感如潮,赤裸的身体淫乱地扭动着,「啊……啊……主人……啊……好勇猛……啊……要被操死了……啊……救命啊……好爽……好痛快……」
  婧瑶的小穴本就很紧,又是站着,两个臀瓣还被向中间挤压,阴道就更显窄小。膣肉拚命的咬住侵入的阳具,不停收缩、蠕动,把侯龙涛夹的爽快之极,操干的更是猛烈,「小逼,看我今天不操死你的,我让你狂啊,现在知道谁是老大了吗?」
  「天啊……小穴要被……啊……要被主人的大鸡巴操烂了……啊……洩了……洩了啊……」婧瑶的浪叫激励侯龙涛越战越勇,把她干的高潮不断,几乎昏撅过去。大量淫水、阴精顺着双腿内侧向下流淌,被堆积在小腿的裤子挡住,弄湿了一大片。
  男人又狠操了百十来下,也射出了阳精。在女人的美臀上拍了一下,「回家后记住要在72小时内吃避孕药。」说着就打开了她手上的铐子。婧瑶一下瘫倒在地,白色的精液从阴道中流出来,样子既狼狈又淫蕩。
  侯龙涛也好不了多少,一屁股坐进屋角的沙发里,喘起气来。受伤之后体虚是必然的,要不是进来之前向王刚要了两片「伟哥」,估计还真搞不定这个女人。
  歇了一会儿,感到体力有所恢复,冲着还趴在地上的美女说:「把上衣都脱了。」婧瑶无力的抬起头,「主人,我真的不行了,您让我回家睡一觉吧,等我养好了精神,一定好好伺候您。」
  「性奴没权力讨价还价,这才刚过4:00,咱们有的是时间再来几次。快点,想让我生气吗?」男人的语气一变,恶狠狠的吼了两句,吓的婧瑶一阵颤抖,只好坐起身来,把上衣脱了个精光。
  「过来。」看着因为女人特有的羞涩,而用双臂抱肩,挡住乳房的美女,侯龙涛冷酷的下达了命令。婧瑶哪敢违抗,可双脚铐在一起,无论是走或爬都办不到。
  想了一下,不愿把臀腿弄髒,只好跪在地下,先伸出一只手,再把另一只跟过去,然后用臂力拉动身体,两颗饱满的大奶子垂在胸前,随着身体一晃一晃的。等她终于挪到了沙发前,已是气喘嘘嘘,满身香汗了。
  侯龙涛脱了裤子,分开双腿,露出半硬不软的阴茎,「这上面都是你逼缝里的东西,不用我教你该怎么做吧?把它叫起来,我好再操你。」
  女人听话的跪在侯龙涛的两腿之间,先伸出粉舌,把鸡巴和睪丸仔细地舔了一遍,将上面沾着的淫水和精液清理乾净,然后一只手攥住再度勃起的鸡巴的根部,一只手磨搓着男人的大腿,用小嘴含住阴茎的上端,吮吸吐纳起来。
  「不错,你还挺会咗鸡巴的嘛,再卖点力。」点上一颗烟,看着她臀背间的曲线,居然美到和如云有一拼。带火星的烟灰飘落到她光滑的背上,婧瑶身子一颤,抬起头来,但手上套弄的动作并没有停。
  「主人,求你不要虐待我……」大大的眼睛中有两泓泪水,娇美的脸庞显的无比清纯。薛诺的清纯不光是在外表上,让侯龙涛只想好好的疼爱她;而婧瑶的清纯却让侯龙涛只想狂暴的姦淫她,在她身上发洩男人原始的野性。
  命令她转过身去,把她的脚铐打开,扒下她的裤子,只留下一双白袜和蓝色的高跟小皮靴,又把她的双手扭到背后铐在一起。女人知道新一轮的姦淫要开始了,可她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呢。
  婧瑶以头撑地,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阴阜和肛门都暴露无余。侯龙涛看得慾火中烧,从后面抱住女人的雪臀,将老二插进她淫水氾滥的肉逼里。
  一边抽插,一边揪住她的头髮,把一根电棍强行插入她的檀口中,每操几下,就扶住电棍,让她吸吮一阵。婧瑶一是不敢吐出那东西,二是电棍无根,没有手的帮助,根本吐不出来,只好被前后夹攻,嘴里和小穴里都塞得满满的,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侯龙涛这次的目标是她那皱褶密集的浅褐色小屁眼,蘸了些淫水涂在那菊花蕾上,把一个手指插了进去。婧瑶的屁眼最多也就是被男朋友轻轻的摸过,此时突然觉得有东西插了进来,顿时大惊失色。
  正好电棍在被向外拉,就欲张口喊叫,侯龙涛手急眼快,一把按住她的皓首,电棍顶在地上,深深插进她的嘴里,让她叫不出声来。女人只得拚命扭动屁股,夹紧肛门,想摆脱男人的纠缠。
  使劲的在她的屁眼里抠了一阵,感到已经鬆了不少,将鸡巴从小肉洞里拔出,对準屁眼,在上面研磨起来。婧瑶马上就明白他要做什么,满脸惧色的扭过头。
  侯龙涛看出了她眼中的惊恐,更激起了心中的兽性,想要听她哭喊,一把拉出了叼在她嘴里的电棍。「主人,您饶了我吧,我的小穴和嘴巴随您玩,那里……那里不行啊,我从来也没有过,您的阴茎那么大,我会死的……」
  「嘿嘿,你又讨价还价了。」侯龙涛揉着她的臀肉,「上学那会儿,我就想搞你的屁眼了,你猜我会不会放过你呢?」女人心中一阵绝望,知道自己的屁股是决逃不过被撕开的命运了。
  在一阵残忍的推挤后,终于把坚硬的肉棒插进她的屁股里,婧瑶在阴茎撑开粘膜,进入直肠内时开始尖叫,就像是一根铁棍插入她一样,疼痛在全身蔓延着,她喘息着用尽全身力气想向前逃,可她的任何动作都似乎只让阴茎更加地深入她的屁股。
  侯龙涛紧紧抓住她的臀部,开始在她的身体里进出,阴茎像个活塞一样,蹂躏着她的屁道。「哎呀……啊……屁股被插破了……哎……插死人啦……不行啊……人家吃不消了……啊……主人……饶……饶命啊……唉呀……」女人疯狂的呼叫着,括约肌被扩张得到了极限,肛门四周的肉褶都被撑平了。
  平时因为心疼如云,和她肛交时总是做足充分的準备,谨慎从事,从没干的这么爽过,「爽死爷爷了,你的屁眼真是极品,爽啊!」「啪啪……」一声声肉响,拚命的打着那迷人的大白屁股,又用指甲揪起一小块肉,狠狠的掐拧。
  婧瑶大叫一声,后庭猛的一阵收缩,男人深插入屁眼内的大鸡巴被夹得十分的舒畅,不由叫道:「好!够劲儿,再夹……你越夹我越爽!」于是不住的掐她,她的屁眼便一阵阵紧缩着。
  女人祈求着自己能过昏过去减轻痛楚,可是偏偏这时感官变得更加地灵敏。侯龙涛奋力在女人被撕裂的肛门里肆虐着,终于高潮到来,把浓热的精液射入她体内。
  实在是太爽了,精液已全部射完,但男人仍然继续地抽插,直到阴茎完全软化了下来,才从她的身体中退出,坐倒在地。看着被姦淫的屁眼里流出白浊的精液和鲜血,有种夺走女人处女的征服感……
  早上6:30,北京还是一片黑暗。侯龙涛搂着疲惫不堪、一瘸一拐的任婧瑶走出了德外派出所,大门外停着刘南的S600,前后还各有一辆PTCRUISER。侯龙涛拉了拉衣领,二德子走过来,接过他的大衣,马脸把车门打开。侯龙涛钻进车里,婧瑶也坐了进去,三辆车静悄悄的开走了。
  北京黑道上的人心里都明白,威镇一方的德外四虎是被侯龙涛轻描淡写的借警方之手搞掉的,没有人再怀疑他是一股强大的新生力量,与其和这种人作对,不如拉拢他,与其联合……